ly林羽

闲人 随便写画x

这大概是情头....?
Johnny一点也不像呜呜呜

——————
回来一下,甚是感动❤❤
我先把回复一点点回复完❤
其实文还有在写,断断续续的 
只是再发上来恐怕要在过一段时间了
超超超级抱歉!!!大家!!!
(愧疚淹没了我.小声逼逼.jpg)
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呢  还没有见证我最好的他们的爱情
怎么能离开呢🙈

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要将这篇文坑一段时间。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
你们是最好的,希望大家在自己平时生活中收获越来越多的喜悦❤
三党的要专心学习应对考试,其他还在上学的小可爱也要好好学习哦

感谢你们,你们的每一个喜欢我都会开心好久,
每一条回复我也会激动的一条条回复,
每一个关注我的人我也去回关,
在这段日子里承蒙关照。❤

感谢我认识的朋友,
叶子太太和light太太给我的帮助和支持❤

那林羽就消失一段时间,
我们以后有缘再见

真的很抱歉,最近关键时期,文章又正好涉及到一些敏感内容,所以发不上去了。(其实想打人)

大家请耐心等等,过一阵子我把最近写的都放上来。

全网严查也没什么不好,低俗的内容确实不应该明目张胆出现。但是仅仅是为了现在才开始一步步落实,之后飞快的结束,有什么用呢?

...还是积极的去支持吧!

也要慢慢的等待我们的网络秩序真的成熟又有序,等待成长起来呢qwqqq

so......《拿下对方的100条任务》停更两周。

 ( •̣̣̣̣̣̥́௰•̣̣̣̣̣̥̀ )哇真的...

#把我的猫变成了我的男朋友

一点点擦掉latte的感觉有些心疼...x

嘿嘿嘿(≖ᴗ≖๑)

改了一下色!!

————————

谜一样的色差๏̯͡๏๏̯͡๏
-The night is still young,Morty!
-W...What about my homework,Rick?
# RAM
瑞克和莫蒂
rick and morty

拿下对方的100条任务 福华长篇HE

  「第二十五章」
  
  John回到诊所时已经上午十一点了,新来的医生帮他揽了些活,好让医院走廊的椅子上没有坐满等待的人。
  
  Kira小姐就是前几天刚刚成为John新同事的好姑娘,在她的迎新派对上John还喝的烂醉。尽管来到巴茨医院已经将近一周,Kira小姐依然没有和人人夸赞温柔体贴的Dr. Watson好好打过交道,主要因为对方总是三餐有约,而且经常神秘的不知去向。
  
  John对此也感到抱歉,但鉴于医院院长也换成了痴迷侦探小说的Sherlock狂热粉丝,他的准假变得更容易了。而说到Kira小姐,John对她的印象实在是模糊。这次对方帮助自己,让好医生对这个小姑娘增添不少好感。
  
  向前台打听了一下,Kira小姐的办公室在右手边,John理了理头发,要去亲自道谢。
  
  下了飞机先回了一趟221B,Rosia那时已经被Hudson太太送去学校了。家里还洋溢着温暖的气息,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Sherlock大步走到自己的沙发那里如猫儿一样蜷缩起来睡着了。John问他午餐如何解决,得到的回答是一句慵懒的“不吃”。
  然后收拾了一下就匆忙来到了诊所,衣服也没换——所以显然John的脸上还挂着疲倦。
  
  ...是这里,[外科三室]。
  
  John摆了摆脸上的表情,然后站定——
  
  叩叩。
  
  “请进。”清脆的女声穿过办公室白色的门,年轻又朝气。
  
  John想到Rosie那张小脸,粉粉的牙床上缺了一颗门牙,笑起来可爱又滑稽。
  
  “是Kira小姐吗?”John探过去一个脑袋,敞亮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银灰色头发的年轻女孩,也正歪着头看着自己——是二十出头的姑娘,稚气未脱。
  
  “请问您是?”
  
  “John Watson.”John笑着走进来,直着腰板点了点头。
  
  Kira一下子站起来,有些无措的摆了摆本来就很干净的办公桌,“是您...您好!”她将一大本什么东西合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飞快的把它打开取出里面的签字笔放到笔筒里,动作带动书页哗哗,“我以为您上午不会来了...”
  
  John将双手放到背后,平和的说:“感谢您,Kira小姐。”
  
  “什么?”她突然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茫然的看向John,空气一下子安静的有些令人不适。
  
  John尴尬的咳了咳,“帮我照看病人的事,感谢您,真是麻烦了。”
  
  “AH!完全没关系,Dr. Watson...毕竟今天外科只有我们两个人值班。”Kira小姐将别到耳后,不知为何John觉得有些熟悉。
  
  John被对方的一惊一乍搞的摸不着头脑,但真诚和青涩依旧讨喜。Kira小姐两只手反复揉捏着,像是与前辈的见面令她紧张。  
  
  John清了清嗓子,不好意思的笑:“抱歉的是,我本应回答‘不会有下次了’,但是我根本不能保证旷班不会继续发生...”
  
  John说着,看了眼对方,发现她还是有些迷茫,就干脆挑明:“我是说,以后还麻烦你了,这种事可能经常发生...”
  
  “完全没有问题,Dr.Watson,您尽管去......”Kira扣着食指的指甲,像是对它有什么深仇大恨,“去冒险吧...和福尔摩斯先生一起!”
  
  !原来是Sherlock的追随者...John恍然,突然对拜托这位小姐帮忙的事有些不好意思的了。
  
  Kira生怕John不知道自己有多痴狂似的,一张口变得滔滔不绝:“真是厉害的角色,英格兰的英雄......”
  
  “我请您吃饭吧。”John打断她,“不过我想Sherlock应该来不了。”
  
  “不必...!”Kira小姐抬手看了看表,飞快又不好意思的说,“我约了人。”
  
  “那有空再请你,八个病人,实在抱歉。”察觉到对方有些回避,John拍了拍衣角,知趣的转身走了。
  
  ————————
  
  
  
  很疑惑到底是什么如此温暖,连呼吸都带有潮湿的甜。四肢被裹在柔软之中的感觉棒极了,似乎他能理解John为什么总是喜欢裹上厚被子睡觉了。眼睛周围干涩的坚守着黑暗,抑制眼球不活动的感觉竟然成了赖床的理由。
  
  
  Sherlock一觉醒来,对温床产生了奇妙的依恋——果然人就像渴求永无止境的海绵,贪婪的吸取着时间。
  
  “果然是秋天了。”他想。
  
  他将腿伸到地上,脚趾触到冰凉的地面,小腿紧绷了一下,Sherlock就任由寒冷一丝丝蔓延上脚背。等到他身体的温度不足以再带来足部的温暖时,他才有些懊恼的坐了起来。
  
  4:44,有趣的时间。
  
  Sherloc勾起嘴角,毫不犹豫的离开了值得贪恋的沙发一角,将双足塞进鞋子里。蘸满英伦的潮湿空气,皮鞋像塞进了冰块。
  
     侦探自认为生活作息不算规律——尽管记住些固定的时间虽对他不是难事,但不可避免的要去将最紧要的事情先来办:比如一起案子、一场约会,总能打破所有时间表上的束缚 。所以旁人眼中,Sherlock总是奔波着,或是一时兴起效率极高,或是百般无赖闲坐抱怨。
  
  计划对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规则也用来打破。甚至是睡眠与三餐,在Sherlock的世界里这些从来没有用“按时”来形容过。可慢慢的总有一些事情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忘了:
  
  像是小女儿五点半的放学,John五点十分的休班。
  
  侦探从褶皱的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动动手指,告诉John自己要去接Rosie——像是为自己睡了一个下午做了个小小的道歉 。
  
  John会松一口气的,这让他下班回来的路上不那么紧张。他准会先深呼吸,在五分钟之内发来夸奖的短信,然后坐在办公椅上提前兴致勃勃地开始估计晚餐的下落 。
  
  Sherlock正要收起手机,倏而饶有兴致的又拿了起来,调了其中的哪一条,勾起嘴角津津有味的反复阅读着:
  
  「6.亲吻。」
  
  「亲吻。」
  
  虽然没有具体说明要接触的部位,但这不是不言而喻的吗......?
  
  
  
   
  ——————————
  #补:本来是前天就应当发出来的。
  
  我...保证!
  一个任务在五章之内必须结束!

拿下对方的100条任务 长篇HE福华x

  「第二十四章」下一条任务
  
   Sherlock低下头,John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英格兰的山上多是碎石和稀疏的草,此时它们正忙着与John的鞋底摩擦出阵阵声响,不安分的叨扰两人的耳朵。
  
  “行了,John。”Sherlock埋怨的蠕动下唇,浅色的眼睛斜斜的盯着他的皮鞋,“在离开这里前还有比斗嘴更有意义的事。”
  
  “...”John在他面前停下,对方又一次望向天边而错过他恼怒的表情。
  
  “石头和沙砾并不能保留住什么痕迹,这是英格兰的山给他投机取巧的一点。”Sherlock示意John看向脚下的土地,“四处走走就能发现周围的好几座山模样都差不多。但是选择把你绑在这里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这棵特别的树。”
  
  John不得不跟上他的思维——没办法,有时不能仅仅作为Sherlock的朋友和家人与他相处,更重要的是以助手的身份出现在侦探身旁。
  
  撇了撇嘴,John道:“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没把我五花大绑扔在山沟里?”
  
  “...我恐怕这原因是对方想让我更轻松的找到你。”Sherlock眯着眼睛,作出一服冷静的的模样,“在直升机上寻找地下的目标时,眼睛先注意到的往往是地面上的标志物。这棵树还算明显,John,你还确实应当......”
  
  Sherlock瞥向John的脸,发现对方又一次嗔怪的想要发出抱怨,于是转开了这个话题:“这里离公路有一段距离,牧羊人似乎也不常来。你看山下的车辙,他把车开到这里来了。”
  
  John走到他旁边,低下头向山谷中望去。这里的山分布并不紧凑,再加上山势起伏间也并非险峻不可攀,所以即使没有修好的水泥路,小轿车在山间行驶也无障碍。留存于山谷湿润草丛间的软土显露一排车辙,在右边的地方停住,然后在那个地方又倾轧了一遍,调转车头留下了另一排更浅的车辙。
  
  “他就是从这边上来的。”John看着第一排更深的车辙截止在视线右下方。
  
  “是的。”Sherlock突然发问,结尾的颤音甚至有些性感,“还有呢?”
  
  John头皮一紧,他一手支着下巴,犹豫道:“能得出他是从东南方向来,又从...呃...两点钟方向走...?”他边说边忙着读取Sherlock表情上的信息,显然自己没有说到点子上。
  
  “如果你漫无目的的开车,车辙会呈现出怎样的形态,John?”侦探不紧不慢,引导者他的思维。
  
  “我想...会比较曲折?”John抿着唇,认真的盯着脚下,“起码不会像这组痕迹...我是说,对方的车辙看上去十分流畅。”
  
  犹豫了片刻,John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沉声说:“他很熟悉这个地方...早有准备。”
  
  如果对地形不熟悉的话,大多数人根本不敢于这样熟练的在山谷间穿行。抛开与对方性格方面的因素不谈,单是出于寻找一个显眼的标志物来说,他能够直接的、不假思索的来到这座山头,是可以说明他早有准备的。
  
  “没错。”Sherlock也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不羁于金钱和名声却懂得撩拨人心、扭曲现实的男人所熟知的地方,要么是他的家乡,要么是他的作案地点。”
  
  ——————
  
  Mycroft派的飞机马上就来了,通过对讲机能听出他对Sherlock轻松破开指纹锁并不惊讶,这让John脑海里一闪而过Sherlock是故意支走三位警官单独“过夜”的想法。但因John自己比较肯定Sherlock对于任务的事情毫无察觉,于是这个想法被John悄悄从脑海里删除了。
  
  他们两个人坐在直升机后座上。John靠在左边,奔宁山脉的大致模样一下子冲入他的眼眶。灰绿的山连绵起伏,陪伴自己的那颗树一下子变得和指甲盖一样大小。
  
  他盯了一会儿那棵树,转眼发现相同的另外好几棵——这更加证明了对方对这里的熟悉度很高。他没有选择另外的任意一棵树,但是选了面向悬崖,背对落日的那棵。他毫不犹豫、对其他的树没有做任何考虑,就这样不偏不倚,将车开到了昨晚绑架自己的地方。
  
  谁能够对地形熟悉到认识每一棵树的模样?
  
  John沉思着,感到这次的对手狡诈又难以对付。
  
  他看了眼旁边的Sherlock,对方正用修长的手指揉着围巾的一角,他的嘴唇和高挺鼻梁都离深色的围巾很近——那个现在也有了John的温度的围巾。
  
  John耳根发红,扭头又看向窗外了。
  
     他很快又发现了其他值得关注的——
  
  那是英格兰上空的俯视图:就像波涛阵阵的绿色海洋。
  
  任何一处阴影都引起你的注意。别说是一棵树,就是一块石头、一座山的起伏,都影响着人的视线。John试着眯着眼睛辨认一棵树下有没有人,结果发现根本是徒劳。
  
  所以Sherlock是怎样在直升机上远远看到自己的?——在没有定位系统的帮助下?
 
  John不禁扭又一次过头瞥了Sherlock一眼,温暖和清晨柔软的毯子一样席上自己的胸膛。
  …
  
  而Sherlock显然对于英格兰低空俯视的美景兴致寥寥,慵懒的靠在右边的座位,眯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John倒是很乐意看到他在放松自己的神经——短暂的休息对于常人来说必不可少,可侦探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睡眠和吃饭一样多余。
  
  突然,John想起了什么,他摸了摸上衣口袋拿出手机,按捺住激动的心。
 
  ...那么新任务是什么?他有些跃跃欲试的期待——因为惊心动魄的一天已经过去,使他更想抓住眼前的温度。
  
  ...
  
  [6.亲吻。]
  
  John愣了一下。
  
  他关上手机,然后又打开——再次确认那上面是一个单词“kiss”。
  
  现在John不仅耳朵红了,他整张脸都显出激动或羞赧的潮红。
  
  亲吻...?是亲吻...!这也太快了吧...John心脏又恢复了青春时期如健跃小鹿般的声响。
  
  该死...!这要怎么做到!
  
  他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将手机飞快的放进口袋,双手揉搓着,看向窗外。
  
  这时Sherlock才睁开眼睛,盯着John发红的耳朵,嘴角露出一个不可察觉的笑。
  
  
  
  
  ————————————
  #关于车辙的推断源于一次与叶子太太的一次聊天时对方提出的观点[感谢!]
  
  突然闲聊》
  另外:
  ①大家有没有感觉从第一章到现在我的文风有些许改变...?
  (或许主要是由于对心里和情节的某些细节刻画更多了)
  如果这种感觉很明显的话大家认为我需要将前几章细细改一下嘛?还是觉得两种画风都能接受...?
  
  ②我与叶子太太和light太太结下了深厚友谊x  (emmm)
  
  ③_(:зゝ∠)_月考怎么样呀我的小可爱们●3●
   新的一个月都要更努力的学习,争取在各个领域都有所收获哦!
  
  

拿下对方的100条任务 福华长篇HE

  「第二十三章」迎接清晨吧
  
  清晨的光是蓝色的,John还没有睁开眼就知道,天空辽阔的模样会出现在头顶上。山顶的空气总是清爽的不着尘埃,伴有微微的凉气吸入鼻腔,迎接神清气爽的今日。
  
  接着,John感到耳朵和鼻子的微凉。那凉气像是一条滑溜溜的鱼,轻巧的在秋天的潭水中拍起波澜,星星点点沾湿了谁的肌肤。不同于之前彻骨的凛寒,这一丝凉爽蜻蜓点水,还带着些许顽皮。
  
  整个身子是暖的,包裹在温热的毯子里,舒服的让John完全不想动弹。陷入这阵柔软之中,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躺在了Hudson太太刚刚烤过的樱桃派里。没有什么可以比超过体温的温暖和婴孩待在母体中所感受到的绵软更让人感动了——这两种感觉总会让人联想到最美好的东西,贪恋不肯放手。
  
  John睁开眼睛,看着英格兰透彻的天。
  
  在他惊讶于肩膀竟然没有疼痛之前,身体的姿势更为明显的提醒了他——不是靠在树上,而是他平平坦坦的、尽情舒展四肢地躺在毯子上。背部舒畅的有所依靠,手臂的肌肉如此放松,John几乎快要忘记昨天双臂被迫向后束缚着的紧绷感觉是那样难熬。
  
  John扭过头,脖子因为没有枕头的原因意料之中的有些酸,Sherlock的围巾此时松松的系上面。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确定上面没有自己留下的口水。
  
  身下的大毯子还是平整的铺在地上,只是身上的被John完完全全裹紧了。
  
  想到了什么,John一下子坐起来,有些期待的摸了摸身边空空的毯子——是凉的,这让他有些失落。
  
  “...Sherlock?”John轻轻唤道,顺便揉了揉眼睛。
  
  四周空荡荡的,回应他的是清晨的阳光在旷大的山谷中闯荡留下的歌声。但好在John坚持认为空气里残存着侦探熟悉的气息,相信他没有走远。
  
  衣服褶皱有些多了。John想起昨天早上自己还是那样积极的熨平了衣服,不禁有些唏嘘。
  
  他活动了一下手肘,感觉好极了。站起来离开温暖的毯子,John发觉腿部还是有一些凉。
  
  又是英格兰不常见的好天气,阳光和微风总是能让人想到欢畅的旧时光。朵朵白云变幻形态,缓慢的移动着,从不急着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像是许多小说家所描绘的,“宛如一头长着白色心脏的巨大怪兽”。
  
  可是John显然对此心不在焉。
  
  侦探在哪里?
  
  医生整了整头发,取下脖子上Sherlock的围巾,将它折叠好,放进外套中靠近胸膛的地方夹着。他又叠了叠为自己给予温暖的飞机毯,有些赌气的怪自己霸占了毯子那么久似乎让Sherlock没得盖。
  
  
       不知从何时起Sherlock的一举一动、温饱饥寒就这样牵动着John的心
  ——或许是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天起,John的目光总会不由自主的聚焦到那个瘦高的身影上,
  
  心随之,欢畅或悲伤。

  
  
  自己确实在一个山头上,John来回走着,勘测地形。
  
  由于昨天还没来得及熟悉周遭环境,所以现在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新鲜又奇妙的。军人在陌生的地方战斗,发挥水平远不如在熟悉的地方高。John自认为自己的适应能力比较强,一个晚上的磨合已经使他对这有些荒凉的山头颇为熟悉。
  
    那棵树前面散落着几片树皮,这些坚硬的东西让John的背部又想起了干涩的疼痛。
  
  毕竟是被绑在一起超过五个小时的树,这感觉可和背着书包上学一点也不一样。就算是在舒服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坐上几个小时,也会烦躁和不适。
  
  John往手上哈了口气,握紧拳头。他抬起腿,对着那棵树重重的就是一脚。
  
  “啊,靠!”John力气使得有些大,作用力让他的脚尖感到更厉害的痛感。
  
  身后出现了脚步声,John心脏愣是停跳了半拍,蓦地回头——
    
  “可不能拿树泄愤,John。”Sherlock勾起嘴角,该死的好看。
  
  尽管再次肯定自己对他人的五官、外貌丝毫不在意,但不知为何,侦探身上可以被称为帅气的一切事物都奇妙的让自己仿佛回到了二十岁的青年时期。
  
       所以说爱情这个东西让人很难把握。
  
  第一次你爱上的是他完美精确的缜密思维,
  第二次你爱上的是他与你同样一颗期待在惊险刺激中跳跃的心,
  第三次你爱上的是他冷漠外表下笨拙的示好与关怀…
  
  接着后来,
  他那些不经人事的举动,
  他小孩子般令你喜怒的恶作剧,
  他长风衣翻飞在风浪中的形状,
  他修长的双腿奔波的节奏,
  嶙嶙的指节游走在小提琴上,
  
  他的乌黑卷发,
  高高的颧骨,
  厚嘴唇,挺拔鼻梁,
  英朗英俊的面部轮廓,
  
  他清晨的问候,
  对小女儿温柔的私语,
  
  他跑步时轻微的喘息,
  他对你做出的赞美,
  他愉悦前发出的第一个音节…
  
  都被完美得刻入脑海。
  
  ——因为爱上了他,
  那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么迷人的牵动着自己的心。
  
  且不会消逝,随时间愈演愈烈。

  
  过了好一阵,John才从Sherlock深不见底的眼睛中挣脱出啦。
  
  “我这一辈子做的蠢事都被你看见了。”他拿鞋尖点了点地站直了身子,调侃自己。他看到Sherlock正拿着黑色的手机——更准确的说他的另一只手还拿着一个与砖头差不多大小的金属装置,John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让自己被束缚双臂的元凶。

  
  John停止用夹杂着对人的眼球般厌恶的神情看着Sherlock手中的指纹锁,抬起头注视着对方的脸。
  
  Sherlock看上去有些疲倦,但John并不能判断出他昨晚有没有睡好觉。他的领子裂开着,不由得让人觉得会有些冷。
  
  想到这里,John从衣服中掏出那条暖热的藏蓝色围巾,“快带上它。”
  
  Sherlock盯了那围巾一会儿,不动声色的用右手无名指和小指接了过来,熟练的单手将它套到脖子上,这才让John觉得协调起来。感受到脖颈的温度,Sherlock似乎满意极了。
  
  John盯着他手里的手机,突然想起了什么,向上衣兜摸去——自己的手机老老实实的还待在那里。
  
  没有被翻阅过。
  
  
  侦探把John的举动都看在眼里,将手机放入口袋,装作一无所知,波澜不惊的眸子带有调笑的意味:“你在期待谁的短信?”
  
  John撇了他一眼,抿住嘴唇。Sherlock眼睛里的顽皮像猫儿般逃窜的无影,但医生总能轻易的抓住它的痕迹:“Well...”他错开这个话题,“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把锁解开的吗,Sherlock?我印象中还并没有到它自己解开的时间。”
  
  “其实并不难。”Sherlock抬起左手,那一把银白色的指纹锁毫无温度的躺在那里,“在我肯定对方用的是你的指纹做密码之后,就可以打开它了。”
  
  “....等等...!”John拿起它,指纹锁的表面比他预想的还要冰冷,像是吸尽了奔宁山脉清晨凝结的寒气:“我的指纹?Seriously?”
  
  “好好想一想,John。”Sherlock双手又一次插进口袋,他微微侧过身望着面前辽阔的山谷和蔓延到天际的脊梁:“如果他们用自己的指纹,我们一定有办法从这把锁里提取出指纹的存储信息。”
  
  “为什么不可以是别人的指纹?”John走上前一步,皱着眉头。
  
  “仔细看看,这把锁要开启运作的话是先需要指纹认证的,所以可以判断对方是跟着你来到这个山头上的——不会是哪个无辜的倒霉蛋的指纹。”
 
  John点了点头,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还是比较在意刚刚自己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把指纹锁破开的?”
  
  Sherlock眯了眯眼睛,“我想就是在你刚刚睡着不久。”
  
  怪不得手臂已经歇得恢复正常了,原来是一整个晚上的调息。
  
  “你睡了吗?”John有些疑惑的发问,他是在无法想象出Sherlock躺在自己身边老老实实的睡上一阵。
  
  Sherlock张了张嘴,将眼睛看向右边的一株小草:“实不相瞒...我只休息了一阵子。”
  
  “别扯谎了,Sherlock。你现在就需要睡眠!”John走到他左手边,发觉对方身上包裹着泠泠的寒气:“Mycroft的飞机什么时候来?”
  
  “应该很快了,”Sherlock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这让John觉得他现在可能令人担心的感冒了,“这个地方信号不强,我绕到对面的山头才打出了电话。”
  
  John有些慌张的来回走动着,早晨毯子柔软的温度在他身上也所剩无几,焦躁一点点攀上他的肩:“这算什么?我一个人过了个安稳夜,可你却在外面着凉!”
  
  
  
  
  ————————
  
  我是在不知道自己可以这么高产....
  又一次三千多字(●/ω\●)
  
  另外悄咪咪通知:明天就不更新辣❤祝即将考试的大家考个好成绩哦૧(●´৺`●)૭
  
  下一次更新时间是下周五,请大家耐心等待(◉ω◉υ)⁼³₌₃
  
  
  预警:下周会出现
  #有关亲吻的描写
  #涉及毒 品相关
  #如果可能的话...或许会有部分18禁的描写(我可能写不到?)
  
  不喜欢看肉的小可爱注意避雷ww